他就因穿了一双和大家不统一的鞋被中队长叫到

来源:http://www.baidu.com/日期:2018-12-19 11:54 浏览:

他就因穿了一双和大家不统一的鞋被中队长叫到了队列前

中国武警网讯1月16日,伴随着雄壮激昂的国歌,武警北京总队十四支队举行初任警官授衔仪式,11名分别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北京林业大学和武警工程大学等重点高校的学员被授予武警中尉警衔,正式成为一名光荣的武警警官。

他们在经过近半年的基层连队实习锻炼和各项任务磨砺考验后,圆满结束实习期,正式加入武警警官行列,真正迈开了军旅生涯第一步。

仪式结束后,新警官们纷纷表示:一定牢记这庄严时刻,在今后的军旅路上以更加振奋的精神、一流的标准、骄人的业绩,抒写军旅人生浓墨重彩的新篇章。

“掌上明珠添肃颜,军装在身隐娇媚。摸爬滚打眉不皱,誓与男兵同比高。”这是驻滇某旅通信连女兵莫娇在参军临别时父亲的赠言,希望她参军后不怕苦,不娇气。

姑侄一同入伍?这还要从她家说起,莫娇的爷爷与莫莉娜的爸爸是亲兄弟,虽然莫娇与莫莉娜年龄差别不大,她们以姑侄相称。

初入军营的莫娇,高强度的训练下,再加上地理环境的不适应,出现了严重的“水土不服”,一连几天都找各种理由不参加训练,等部队带去训练场,她就躺在床上看漫画书吃零食。同为新兵的姑姑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就在莫莉娜眼看侄女状态一天天下滑时,突然想起了莫娇父亲的赠言。

一次莫娇又称病不参加训练,莫莉娜跑回连队对莫娇说:“莫娇,你猜我手上是什么?”莫娇白了一眼莫莉娜转过背对着她沉默不语。“掌上明珠添肃颜,军装在身隐娇媚。摸爬滚打眉不皱,誓与男兵同比高”莫莉娜轻轻的为莫娇念着他父亲的赠言。莫娇先是感到很吃惊,随后转过身紧紧的抱住姑姑像个小孩儿委屈的哭诉了起来,莫娇的哭有对父亲的思念,而更多的是对父亲的寄托感到内疚

从那以后莫娇像换了个人似的,营里运动会比武,她第一个报名参加。有大项任务她当仁不让,对着男兵说:“我叫莫娇,遇到困难我可没你们想得那么娇贵!”

血浓于水,要说这姑侄俩关系肯定不一般,可让人大跌眼镜的是,她们却因为训练中的比拼较量常常“闹矛盾”。

战术基础动作对于女兵来说是一块“硬骨头”,训练中稍不注意就会让胳膊肘掉皮、膝盖流血。在一次战术训练考核中,莫娇和莫莉娜恰好被分到一个组,莫莉娜悄悄对莫娇讲道:“一会你爬慢点,上次训练时我的伤口还未痊愈,如果跟你差太远班长又得给我

。”比较要强的莫娇沉默不语,而姑姑却当成了默认,紧绷的心也缓解了些。考核一开始,只见莫娇迅猛出击,远远的把姑姑甩在身后,最终以20秒成绩爬到终点。莫莉娜42秒的成绩最终进入了“补差组”。从那以后,姑侄俩再也没有说过话、聊过家常,莫莉娜认为:好歹自己备份比她大,考核中莫娇一点面子也不给。她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超过莫娇,“以牙还牙”。

下连以后,正遇上体制编制调整,全旅掀起了大抓军事热潮贴近实战化训练,这又是对她们严峻的考验,每周一次3公里考核对于女兵排早已是家常便饭。姑侄俩互相暗自较劲,谁也没有丝毫的松懈。

这不,姑侄俩在黑沙道上又成为排里的“领军”人物。眼看终点快到了,本想打个“翻身仗”的莫莉娜却摔了一跤,她顾不上疼痛,更来不及看一眼自己的伤情,爬起来一瘸一拐继续朝终点缓慢移动。紧随其后的莫娇明白姑姑的心思,上前扶着莫莉娜完成了最后一段冲刺距离。冲过终点线,莫莉娜才发现鲜血早已沁湿了裤腿,掀开被石子划破的裤角,膝盖处5厘米长的伤口里有许多黑色沙粒,鲜血直流。送往医院的路上,看着姑姑的伤口,莫娇紧紧握着姑姑的手难过的流着泪

第二天早上,当莫莉娜从病床上坐起来看见床头两个橙色的小球,揉揉双眼一细看原来是两个橘子。她明白这是莫娇的“杰作”,慢慢地把剥开的橘子塞进了嘴,甜到流泪。其实莫莉娜自己也在沉思,以前的确误会了侄女儿莫娇,作为军人就要敢于较真,敢于争先创优,战场上敌人可不会故意迁就你。

如今该旅已进入专业训练热潮阶段,姑侄俩在严格自我要求下脱颖而出,成为了该旅首批女兵报务员中的“战斗员”。每天面对着枯燥的莫尔斯电码,周而复始的端坐在电台前练习书写和抄报,她们没有任何怨言和不满,而是互相学习,以学习为荣,收发报成绩在该旅一直名列前茅。

姑侄俩这两只“凤凰”将个人梦融入强军梦,不仅成为女兵训练之星还为全旅官兵树立了训练典型,姑侄俩携手奋进,坚守本职岗位传递正能量,共同书写着新一代军旅“凤凰”传奇。

0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